•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韩非子》是怎样倡议依法治国的

摘要: 《韩非子》是战国时期法家的集大成之作,它的作者韩非是战国晚期闻名的思维家、法家代表人物。韩非是韩国的令郎,曾多次上书韩国国王,建议变法图强,但未被采用。他在绝望之余,退而著书立说,写下了十余万言的...

《韩非子》是战国时期法家的集大成之作,它的作者韩非是战国晚期闻名的思维家、法家代表人物。韩非是韩国的令郎,曾多次上书韩国国王,建议变法图强,但未被采用。他在绝望之余,退而著书立说,写下了十余万言的作品。秦王嬴政读了其间的几篇文章后,大加欣赏,发出了“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的感叹。

《韩非子》一书的内容极为丰厚,用今日的话说,有关国家控制、社会办理、团队办理、人际关系等,包罗万象,可谓一部资政宝典。特别是,其间关于帝王控制术的内容,可与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相媲美。

它对后世的影响更是多方面的,一些耳熟能详的成语,如自相矛盾、滥竽充数、适得其反、刻舟求剑等,都出自《韩非子》。近来,有人乃至提出:《公民的名义》一剧中反贪人员侯亮平等人所具有的特质,在《韩非子》中就已写明,即“必远见而明察”“必强毅而劲直”。

《韩非子》一书的中心思维是倡议“依法治国”,以为“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在韩非看来,法的根本内容无非是刑、赏两个方面,这是治国的“二柄”。但二者不是平等的,而要以刑为主、以赏为辅。

为此,他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鲁国人烧荒时引发大火,眼看大火要烧到国都了,可大众都去捉那些因躲避大火而四处乱窜的野兽,没人去救火。鲁哀公把孔子找来想方法。孔子说:那些去捉野兽的人有利可图,也不会受罚;而救火无利可图,还有风险,当然没人肯去救火了。假如重赏那些去救火的人,国库的钱悉数做奖金都不行。所以,最好的方法便是罚。

所以,孔子指令:不救火的人对比临阵投敌罪处分,捉野兽的人对比私入禁地罪处分。成果,指令还没传到达各地,大火就现已被熄灭了,而国库一分钱都没花。

明显,这种以刑、赏为内容的法治观,是为了“信赏以尽能,必罚以禁邪”。而为了保证这一方针的完成,《韩非子》还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例如,立法应当清晰一致。“明主之法必详其事”,不能含糊不清,更不能自相矛盾。又如,施行法令应当根据情面。这是由于趋利避害是人的赋性,故施行法治应当根据这一点,“明赏设利以劝之,酷刑重罚以禁之”。

再如,法令应当公平严正。《韩非子》中清晰提出“法不阿贵”的建议,要求“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这些话在今日看来,仍然能够找到闪光点。

当然,《韩非子》法治建议的实质,是把法作为保护君主独裁独裁的东西。但奸臣欺骗君主的手法是多样的,仅仅靠法还不足以防备。为了防备君主大权旁落,《韩非子》可谓煞费苦心,提出了法、术、势相结合的建议。法是法令,术是权术,势是权势。君主独裁,要靠“势”的支撑、“法”的保持,更要靠“术”来施行。法依势立,势因术行,由此把君主独裁独裁的控制艺术面向了极致。

当然,假如仅仅从法治施行的视点而言,这种法、术、势相结合的建议,指出了法治施行的根本方法和途径:法令有必要公平严正,但仅有法是不行的;法要得到切实有用的贯彻执行,有必要依托势和术。这里边,势表现为一种法治的威望。只要建立法令登峰造极的威望,才干真实推广法治。

术表现为法治施行的手法和途径。势要靠术来加强和保持;相同,法也要靠术才干得以有用施行。术的中心是“循名责实”,即根据法定责任和责任作为断定行为是否合法的根据。

总归,尽管《韩非子》是一门“帝王学说”,但假如抛开其间的糟粕,仍是充溢才智的。其间的一些经历和经验,关于当下的治国理政也有启示和学习含义。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898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