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韩非子》中卫人嫁女的典故

摘要: 卫人嫁女是一个寓言典故,出自《韩非子·说林上》,是说现在的为官者,多类似于这个卫国人“必私积累!”。阐明那个时候的当官者就有贪婪的现象,把“公家的资产”据为己有,把本应归于他人的资产据为己有。其成...

卫人嫁女是一个寓言典故,出自《韩非子·说林上》,是说现在的为官者,多类似于这个卫国人“必私积累!”。阐明那个时候的当官者就有贪婪的现象,把“公家的资产”据为己有,把本应归于他人的资产据为己有。其成果是必定“为多私而出之”,轻者被赶出,重者丢了卿卿性命。

原文

卫人嫁其子而教之日”:“必私积累。为人妇而出,常也;其成居,幸也。”其子因私积累,其姑以为多私而出之。其子所以反者,倍其所以嫁。其父不自罪于教子非也,而自知其益富。今人臣之处官者,皆是类也。

译文

有个卫国人嫁他的女儿时教育她说:“你一定要暗里积累资产。做人家的妻子而被休了赶出门,是常有的事;那终身住下去的事,是很幸运的。”他的女儿因而就暗里积累资产,她的婆婆觉得她私积太多而把她休了。那个卫国人的女儿带回娘家的资产,比他给女儿的陪嫁品多了一倍。她的父亲不归罪于自己教育女儿有过错,反而自以为他这样来添加财富是很高超的。当今身居官位的臣子,都是这一类人。

分析

韩非子批判“今人臣之处官者,皆是类也”,哪里是批判他们教子无方,几乎便是挖苦他们愚笨透顶。

说什么“为人妇而出,常;其成居,幸也”,或许人妇的确难当。但从根本利益和女儿的终身美好考虑,原本是应该教导她尽力当个好媳妇,不要被夫家休了,这才是长于教子。现在,这个卫国人以人妇难当为条件,要女儿暗里多积私房钱,积累资产,避免被休时,两手空空。殊不知,正因为你多积资产,才被休的。这中心孰因孰果,不难明晰,那个卫国人显然是舍本求末了。

问题的要害还在于那个卫国人财迷心窍。女儿被休,他不以为是自己教育女儿有错,造成了女儿终身不幸,反而以为带回了一大笔资产,比他给女儿的陪嫁品番了-翻,自己赚了,以为这样来添加财富很高超.财迷心窍的人算的便是这样的帐!真是愚笨透顶,可笑已极。

旧时当官的人,也确有这一类的蠢蛋。旧时当官,不少人得寸进尺,只图捞一把,成果也丢了。捞是捞了一把,但丢的是大头。现在有的经商的,也有这一类蠢蛋。也只图捞一把,不顾后果。比方出产出售残次产品,赚了几个钱,但一日被查出来,遭到冲击,工厂被罚,产品被封。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还要说那个当女儿的,也是傻瓜。有其父必有其女。这话原本不具普遍性,不过在韩非子编的这个故事中却正是这样,想想也真是可笑复不幸,女儿带回了比陪嫁品多一倍的资产,也带回了被休的自己。从产业(女儿也是父亲的产业)的视点看,她的父亲或许不光没有遭到丢失,反而多得了一笔财富;但女儿呢?

她失掉的恐怕多多了,并且这一丢失无法弥补,她将来的命运,无非两种:一是终身不再嫁,就在娘屋终其居;二是再嫁出去,那可要掉价了。掉了价,恐怕她的父亲只得用更多的陪嫁才把她嫁得出去,说不定那时的陪嫁比女儿这回带回的资产还多。那才是冤哉枉也。这档子事儿那个卫国人或许不愿意去想,他正“自知其益富”呢。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898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