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韩非子》中的八奸指的是什么

摘要: 凡人臣之所道成奸者有八术:一曰同床,二曰在旁,三曰父兄,四曰养殃,五曰民萌,六曰盛行,七曰威强,八曰四方。何谓同床?曰:贵夫人,爱孺子,便僻好色,此人主之所惑也。托于燕处之虞,乘...

凡人臣之所道成奸者有八术:一曰同床,二曰在旁,三曰父兄,四曰养殃,五曰民萌,六曰盛行,七曰威强,八曰四方。

何谓同床?曰:贵夫人,爱孺子,便僻好色,此人主之所惑也。托于燕处之虞,乘醉饱之时,而求其所欲,此必听之术也。为人臣者内事之以金玉,使惑其主,此之谓"同床"。

二曰在旁。何谓在谤?曰:优笑侏儒,左右近习,此人主未命而唯唯,未使而诺诺,先意承旨,观貌察色以先主心者也。此皆俱进俱退,皆应皆对,一辞同轨以移主心者也。为人臣者内事之以金玉玩好,外为之行不法,使之化其主,此之谓"在旁"。

三曰父兄。何谓父兄?曰:侧室令郎,人主之所亲爱也;大臣廷吏,人主之所与度计也。此皆极力毕议,人主之所必听也。为人臣者事令郎侧室以音声子女,收大臣延吏以辞言,处约言事,事成则进爵益禄,以劝其心,犯其主,此之谓"父兄"。

四曰养殃。何谓养殃?曰:人主乐美宫室台池,好饰子女狗马以娱其心,此人主之殃也。为人臣者尽民力以美宫室台池,重赋敛以饰子女狗马,以娱其主而乱其心,从其所欲,而树私益其间,此谓"养殃"。

五曰民萌。何谓民萌?曰:为人臣者散公财以说民人,行小惠以取大众,使朝廷贩子皆劝权誉己,以塞其主而成其所欲,此之谓"民萌"。

六曰盛行。何谓盛行?曰:人主者,固壅其言谈,希于听论议,易移以辩论。为人臣者求诸候之辩士,养国中之能说者,使之以语其私。为巧文之言,盛行之辞,示之以利势,惧之以患害,施属虚辞以坏其主,此之谓"盛行"。

七曰威强。何谓威强?曰:君人者,以群臣大众为威强者也。群臣大众之所善,则君善之;非群臣大众之所善,则君不善之。为人臣者,聚带剑之客,养必死之士,以彰其威,明焉己者必利,不为己者必死,以恐其群臣大众而行其私,此之谓"威强"。

八曰四方。何谓四方?曰:君人者,国小,则事大国;兵弱,则畏强兵。大国之所索,小国必听;强兵之所加,弱兵必服。为人臣者,重赋敛,尽府库,虚其国以事大国,而用其威求诱其君;甚者举兵以聚边境而制敛于内,薄者数内大使以震其君,使之惊骇,此之谓"四方"。凡此八者,人臣之所以道成奸,世主所以壅劫,失其所有也,不可不察焉。

明君之于内也,娱其色而不可其谒,不使私请。其于左右也,使其身必责其言,不使益辞。其于父兄大臣也,听其言也必使以罚任于后,不令妄举。其于观东玩好也,必令之有所出,不使擅进擅退,不使群臣虞其意。

其于德施也,纵禁财,发坟仓,利于民者,必出于君,不使人臣私其德。其于说议也,称赞者所善,毁疵者所恶,必实其能,察其过,不使群臣相为语。其于勇力之士也,军旅之功无逾赏,邑斗之勇无赦罪,不使群臣行私财。其于诸候之求索也,规律听之,不规律距之。

则谓亡君者,非莫有其国也,而有之者,皆非己有也。令臣以外为制于内,则是君人者亡也。听大国为救亡也,而亡亟于不听,故不听。群臣知不听,则不过诸候,诸候知不听,则不受臣之诬其君矣。

明主之为官职爵禄也,所以进贤材劝有功也。故曰:贤材者处厚禄任大官;功大者有尊爵受重赏。官贤者量其能,赋禄者称其功。是以贤者不诬能以事其主,有功者乐进其业,故事成功立,今则否则,不课贤不肖,不管有劳绩,用诸候之重,听左右之谒,父兄大臣上请爵禄于上,而下卖之以收财利及以树私党。

故财利多者买官认为贵,有左右之交者请谒以成重。劳绩之臣不管,官职之迁失谬。是以吏偷官而交际,弃事而亲财。是以贤者松懈而不劝,有功者隳而简其业,此亡国之风也。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898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