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南京大屠杀前最终的苦战

摘要: 12月10日,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正式下达向南京建议总攻的指令自这一日起烽火自东向西向南京燃起中日两军在南京城垣四周打开了激战南京城墙作为古代军事防护设备,终究...

12月10日,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正式下达向南京建议总攻的指令

自这一日起

烽火自东向西向南京燃起

中日两军在南京城垣四周打开了激战

南京城墙作为古代军事防护设备,终究一次发挥军事效果,就是在这场南京保卫战里。

12月9日光华门外

光华门坐落南京南线,是南京保卫战期间战役最剧烈的阵地之一。

1937年,日军步卒第36联队趁我国守军第51师撤守河定桥,而刚受命赶来的第87师立足未稳之际,以步卒2000余人,坦克10余辆,占据高桥门、七桥瓮、中和桥,进至光华门外。

光华门城墙巨大,外有护城河盘绕,加之我国守军在这儿构筑的防护工事,短时刻内有效地阻挠了日军的进攻。

日军第9师团的战史中关于光华门防护和开端战况的描绘如下:

高达13米的城墙、紧锁的城门、横在通向城门路途上的反坦克壕和五道铁丝网,再加上无法涉水曩昔的宽达130米、深4米的护城河,阻挠了我军的进犯。

我国守军一发现抵达城门前的日军榜首大队,便马上从城门两边及城墙上方强烈射击。榜首大队无法突击,一时堕入骑虎难下的困境。

联队长在后方得知这一状况后,当即指令师团炮兵、联队炮兵,将悉数炮火会集到城门邻近,保护爆炸班行进。爆炸班拼死强行爆炸铁丝网,可是兵士们连续倒下,爆炸终究仍是没有成功。

敌我两边就这样整天激战,而到了晚上,炮火越发强烈,南京宛如一座不夜城。

主攻光华门的日军步卒第36联队在其战史中,记录了这一天三次爆炸不成的困难状况:

布置的山炮兵大队从防空校园围墙直接对准了城门开端轰击。大门的一部分尽管遭到了损坏,但里边已被泥土木材填实。

晚上8时,增加了炸药量再进行爆炸,但仍是没能彻底翻开突击的路途,再次被我国守军填堵上。

在这一日的战役中,光华门城门屡遭日军轰击,曾几度被击穿,我国守军都敏捷将其修正。

为了敏捷填堵修正,我国守军付出了很大的价值,第88师之第524团的一个营,一天奋战后,就有300名官兵阵亡。

即使我国守军竭尽全力的修补被击穿的城门,但依然部分日军闯入到城内的洞中,给我国守军形成了要挟。

为了消除城门洞内的日军,守军于10日夜安排敢死队,施行火攻,给予日军以毁灭性冲击。

我国军事档案记载:

是夜,一五六师选敢死队坠城,将埋伏城门洞内的少量敌军焚毙,将占据通光营房之敌消除,光华门及通济门方面化险为夷。

我国守军作战顾问刘庸诚叙说:

“谢团长亲率兵士背着汽油桶放到城墙箭楼处。深夜,把汽油桶的口松开丢在城门洞口,当即投下火种,摔破的汽油桶里溢出来的油,敏捷焚烧起来。

护城河边的敌人射击更密。黎明,我军护卫在城墙上的各营连,使用高高在上之势,以密布火力限制敌人。

这时,谢团长亲身率一排勇敢的兵士,忽然把城门翻开,十几挺机关枪一齐向敌兵射击,大都日军均立遭击毙。”

10日,这一天是日军对我国守军拒不屈服,滥施报复,建议总攻的日子,光华门的战役变得愈加触目惊心。

在日军继续不断的轰击下,光华门两边的城墙已被轰开两个缺口。

午后,日军一部队在坦克的保护下,打破了我国守军在光华门右翼第87师之第259旅阵地。另一部队约百余人在密布火力保护下闯入光华门正面阵地约百米。

守军教训总队第2团及军事营、战车防护炮连尽力反扑,与日军勇敢奋斗,将其击溃,并抓获日军3名。

黄昏后,我国守军第87师部队安排了有力反击:由第259旅旅长易安华率一个加强团,在通济门外,从西向东北方向进犯;由第87师团副师长兼第261旅旅长陈颐鼎率2个加强营,在光华门外的清凉巷、天堂村从东向西,与第259旅一起加急侵入光华门外的日军。

我国守军经过奋力突袭,借着暮色的保护,总算将这股闯入的日军大部分消除。

可是,在这场战役中,我国守军第261旅顾问主任倪国鼎,以及营长2人、连长一下官兵30余人,献身在了光华门外。

第259旅旅长易安华头、腰、臀部多处受伤,坚持不下前方,后不幸被两颗子弹击中腹部,掉落护城河,壮烈殉国,时年38岁。

“不灭倭寇,誓不生还。国将不保,何故家为?”易安华将军留下这封“告妻儿书”后便奔赴战场,而这一离去,竟是与家人的永诀……

中央通讯社从南京宣布电讯,报道说:

“十日黄昏,光华门一带城垣被敌攻城轰击毁数处,敌军一部随冲入城内,当即被我围住消除,敌遗尸五百余具,仅十余人生还。我军士气悲凉,人人抱必死之决计。”

战役进行到12日,对光华门城墙的抢夺更趋剧烈,日军伤亡惨重,但直至唐生智下达撤离指令时,该城门仍在守军手中。

在阅历数日的光华门抢夺战中,南京守军一向据守城头,勇敢奋斗。

光华门战役是整个南京保卫战中成功护卫阵地的典范。

12月10日中华门外

中华门坐落光华门的西侧,在南京城的正南边,因为中华门城墙巨大,又有秦淮河在城前横贯东西,因而成为阻挠侵华日军从南面进攻南京城的天然堡垒。

在南京保卫战期间,雨花台沦亡前后,这儿也发生了触目惊心的战役。

参与中华门一线防卫的我国戎行分为两翼一起看护南京城,左翼为我国守军第87师王敬久的部队,右翼为我国守军第51师王耀武的部队。

主攻中华门的侵华日军是日军第6师团谷寿夫所辖部队。

10日至11日间,因为雨花台阵地未被全面打破,日军对中华门外护城河及中华门的突袭尚均为小股规划,没有对中华门阵地构成大的要挟。

据担任从中华门东侧进犯的日军步卒第13联队官兵的记叙:

11日,咱们已行进至距中华门城墙500米的地址。

在这儿,日军再次遇到了我国守军来自城墙上和护城河堤上的刚强反抗:

“敌军从城内射来的迫击炮弹越来越强烈,无论是军工路仍是郊野中,都分布着火热的弹片。在毫无连续的炮火下,周围依然有几位战友被弹片击中倒下。

迫击炮弹不停地从头顶掠过,连夜色都在哆嗦。”

12日,跟着雨花台阵地的失守,日军开端了对中华门阵地的大规划进攻,战役至为剧烈。

这一天,中华门防地的战役,首要发生在秦淮河上。日军欲攻夺中华门,必先渡过盘绕在城门南面的秦淮河。

中日两军为渡河和反渡河,打开一场苦战。

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顾问处科长谭道平先生述及这一局面时称:

“重磅的炮弹,轰击中华门,巩固的城墙外壳,被震裂的万千的烂石块,飞在空中,砸到下面的屋子,屋子马上倾塌下去,石壳里边的泥沙飞驰下来,正似湍急的流砂。”

一起,还有30余架日机不断在天空回旋扭转,将炸弹和宣传品抛掷下来,要挟守城戎行从速开城屈服。

从正午起,开端不断有小股日军冲上城墙,两边在城墙上的战役非常强烈。

直至夜晚,守军已施行撤离,不再反抗,日军刚才占据了中华门。

12月12日中华门至水西门间

上午9时,一股日侵华军使用绳梯攀上了中华门至水西门间被炸开的城墙。

我国守军第306团团长邱维达当即命第3营营长胡豪,选择100名精壮兵士,安排敢死队向城墙打破口冲杀曩昔。他们在全团火力的有力保护下,不到1小时,便将闯入之敌悉数肃清,并生俘10余人。可是,在奋斗中,少校团附刘历滋与营长胡豪不幸中弹献身。

此刻,侵华日军步卒第47联队曾安排了由中津留高文伍长等6名兵士组成的敢死队,第一批突击中华门以西的城墙。

在沉痛的奋斗之后,侵华日军第47联队只剩下中津留一人在城墙上。

据侵华日军该联队官兵回想:

“被涣散安排在城墙上的我国监督兵,大叫着从各个地方爬出来围向日本兵,相互抛掷手榴弹,在浓浓的硝烟中,夹杂着刺刀穿过肉体的声响、殴伤声和伤者的呻吟声。”

“手榴弹扔完了,也没有时刻开枪,就捡起地上的石头砸,用脚踹,终究将带着刺刀的枪投向敌群,赤手空拳地扭打在一起。这是一场惨烈的肉搏战。”

12月12日中华门东侧

在侵华日军第六师团谷寿夫部队左右两翼突袭中华门城堡的一起,坐落其右翼的侵华日军第114师团,也对中华门东侧的一段城垣施行了全面进犯。

上午11时,该部队第150联队已开拔距中华门东南城墙300米处。

其战役详报记载:

敌军从周家凹邻近高地及城墙方向用主动武器,野炮及迫击炮向我强烈射击,我方虽竭力限制,但仍是呈现了数名伤亡人员。

在城墙上,中日两边部队打开惨烈的肉搏战。

侵华日军第150联队的战役详报记称:

固执的我国守军竭尽全部手法欲图拼命夺回城墙,或从城墙上下会集各种火力,或抛掷手榴弹或不断地吹号角企图反击,形成我军不断有人员伤亡。

据守中华门邻近城垣的战役,无疑是南京保卫战中最剧烈、悲凉的战役局面之一。

其时身处卫戍军总部的谭道平先生描述:

“万千无次序的兵士,自发主动的迎冲曩昔,把他们的身体作为城墙,因而得以阻挡一下敌人的长驱。”

我国武士在这一阵地上表现出的坚强战役精力,就连现场进攻的日军部队,也不得不为之信服。

即使12日午夜后中华门及其邻近城垣阵地相继失守,可是我国戎行的勇敢反抗,沉重地冲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12月11日清晨中山门

11日清晨,中山门外主干道邻近的我国守军,冒着日军强烈的炮火,坚强抗击,迫使进攻的日军不得不在山坡上暂时中止行进。

日军步卒第20联队兵士牧原信夫在其《阵中日记》中感叹:

“敌人遭到如此强壮的轰击依然坚强反抗到终究,真实令人敬服。”

12月11日蒋介石经过第三战区副司令官顾祝同,向南京守军下达了撤离指令。

12月13日,日军别离占据了南京东面的中山门、太平门,东南面的光华门、通济门、武定门,南面的中华门、雨花门,以及西面的水西门、汉西门等城门。

南京,沦亡。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895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