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库拉湾海战美军是怎么和日军交火的?双方损失如何

摘要:   发现日军编队后的几分钟里,美军编队没有立即开火,一个问题困扰着战斗情报中心专家。因为科隆班加拉岛上高耸的山坡回波掩盖了目标,他们无法判断面前究竟有多少艘敌舰、分别是什么级、如何配置和航向如何,也无...

  发现日军编队后的几分钟里,美军编队没有立即开火,一个问题困扰着战斗情报中心专家。因为科隆班加拉岛上高耸的山坡回波掩盖了目标,他们无法判断面前究竟有多少艘敌舰、分别是什么级、如何配置和航向如何,也无法区分第2运输队的4艘驱逐舰。此时,一切就看指挥官的临场判断了。1时49分,安斯沃思少将断言有2队敌舰,总数7到9艘。为了保持攻击最有利的阵位,他命令航向向右调整60度,恢复到302°。现在距离11000码。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因为先敌压制十分重要,他不想出现类似上一次“斯特朗”号那样的情况。同时,安斯沃思决定在中等距离上用雷达引导火炮射击。现在雷达屏幕显示,第2群的4个目标为大船,因此他命令“杰金斯”号和“拉德福特”号与巡洋舰一起射击它们,而“尼古拉斯”号和“奥邦农”号对付不远的目标。1时54分他下令开火。当驱逐队指挥麦金纳尼(Mclnerney)上校询问使用什么武器,旗舰回答:“使用一切武器,但火炮优先。”

  在下令开火后,安斯沃思少将再一次修正了他的命令,因为他认为在相对接近美军的那支舰队后方1万码处的大船(第2运输队)并不存在。他下令巡洋舰全部火炮集中射击距离较近的那支编队。“跟随前舰,同时转向与敌舰反向。”1时56分,距离7000码。本该射击了,但是“海伦娜”号却没有找到目标。1分钟后,当秋山的舰船清晰地出现在左舷6800码处时,第一炮打响了。这些军舰,尤其是“海伦娜”号喷射出刺目绚烂的火焰。这是因为“海伦娜”号上没有无焰火药,而其他军舰的无焰弹也只够最初的3到4次齐射所需。

image.png

  美军开火时,日本驱逐舰正位于一个极佳的瞄准点,但是“新月”号并没能及时发射致命的鱼雷,美军舰只的第一次齐射就彻底压制了它。6英寸炮弹雨点般落在它的躯体上,击毁了舵机传动设备,它很快就剧烈燃烧着,摇摇晃晃离开队列。不过对日军来说更为糟糕的是,美军的炮弹摧毁了“新月”号的舰桥,正在那里指挥战斗的秋山少将和参谋人员都魂归九段坂。现在日军三支分队各自为战了。2时12分,在美军开火仅15分钟后,“新月”号快速沉没――极少数人获救。未遭到射击的“凉风”号和“谷风”号进行了日军编队唯一的反击――朝美军炮口闪光处发射了16枚49节的长矛鱼雷。然后两舰在美军的弹雨中,一面施放烟幕,一面向西北撤退。

  与巡洋舰不同,美军驱逐舰在好长一段时间保持沉默。其中,老舰“奥邦农”号上经验丰富的舰长唐纳德J麦克唐纳(Donald J.MacDonald)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最好是象瓜岛战斗中的那样,采取鱼雷攻击而不是使用火炮。尽管他的炮术长提出完美的炮击方案,他仍然不予批准,直到他确定丧失了鱼雷攻击机会,才放弃固执的想法。领先很远的“尼古拉斯”号和紧跟在巡洋舰后面的“杰金斯”号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当鱼雷未发射时,火炮并没有开火。而“拉德福特”号则一直被“杰金斯”号挡住了视界,以至于该舰一直无法开火。

  假如按照过去纯粹计算发射金属的重量,安斯沃思少将的巡洋舰赢得了战斗的前5分钟。有超过2500发6英寸炮弹向敌人倾泻(美军称之为“6英寸机关枪”),而遭到的抵抗十分微弱。安斯沃思认为“几乎消灭”敌人舰队,但这实际上是错误的。日本护卫队的3艘驱逐舰中仅有“新月”号沉没,其他的2艘受损轻微:“凉风”号的探照灯损坏,前炮塔丧失战斗能力,1座防空机关枪弹药库燃烧,船体有些破孔,3人死亡。“谷风”号损失更轻,一枚哑弹击中锚链卷扬机舱,食品舱进水。两舰都成功得摆脱了美军的攻击。

  海伦娜的沉没

  当“凉风”号和“谷风”号离开,美军炮火稀落时,日军第2运输队的船只出现在美国军舰雷达屏幕上。它们的距离13000 码以30节向北航行。2时03分,反应敏捷的安斯沃思少将命令编队后退,取航向112°。这样就可以夺取有利的战术T字位。但是还没等美舰的信号兵将信号发完,日军的长矛鱼雷杀到了。一贯幸运的“海伦娜”号成了不幸的牺牲品,在2时04分到2时07分的短短3分钟里,它被连续击中了3枚长矛鱼雷。第一枚从1、2号炮塔之间炸断了炸断了整整四分之一舰长的一段舰艏。水迅速涌进船体,使船体两头如折叠一般。美军舰只立即离开该水域,在海伦娜第一次中雷时,安斯沃思就下令转向。“圣路易斯”号舰长科林丰贝尔(Colin Campbell)下令向右大转以避免与“海伦娜”号相撞,转过一个大环,笔直得驶向东南东。

image.png

  中雷时,在“海伦娜”号轮机室里,轮机长查理斯估錰克中校(Charles O.Cook)正站在仪表前,眼睛迅速地从一个跳到另一个,耳朵听着6英寸火炮射击时压抑的呜呜(whoomf-whoomf)声。突然间,军舰遭到了鱼雷攻击。库克看了仪表,蒸气压力正常。攻击不在他的B区。当他的电话兵询问各个岗位情况时,附近遭到了第二次猛烈的攻击。这枚鱼雷在2号烟道下面很深处爆炸。仪表显示蒸汽压力迅速下降。正常照明已经丧失,仅有模糊的紧急照明设备开启。后部轮机测试,但是没有回答,轮机转速迅速下降。老练的库克并没有惊慌,他沉着地面对危机,仔细分析问题出现的原因。这些问题显示出鱼雷命中前主机舱和3号锅炉舱之间,舱室之间已经断裂。他知道,这意味着4号锅炉舱也进水。他询问舰桥,发现电源也断了。现在人的生命更重要,他命令打开装甲舱门,借助微弱的紧急照明,让手下这群黑人逃往甲板,仅留下6个人和他一起修理。接着是第3枚鱼雷,距离第2枚击中位置很近,船底象碎坚果壳般破裂。燃油喷到库克和手下的脸上,他们听见海水涌进了下面。必须马上离开,当他们冲到第3层甲板,海水漫到了脚后跟。他们尽力想关上舱盖,但是海水的压力很大,他们借助另一个梯子登上第2层甲板,上升的海水冲倒了库克,但他抓住钢环,没被冲走。在这里,他遇到美国海军后备队上尉罗伯特E(Robert E.Beisang),他因为没接到弃舰命令而带领部下坚守岗位。Beisang不相信自己的岗位已经浸泡在油中,直到浑身油污的库克出现在他面前。他们简要地交换意见。Beisang说无法通信,一个水兵指出隔舱已经进水到达眼睛的水平,他们立即通过扶梯向上转移,到达主甲板的时候,发现船尾已经高高翘起,船体分成两截。一些人们掉进油水之中,拼命祈祷不要起火。随着“海伦娜”号的后半部分逐渐下沉,舰的前半部分所剩下的残骸也开始下沉,舰首也高高翘起。舰长塞西尔(Cecil)喊到“弃舰!” 通信官受了重伤,两度昏迷,他担心秘密文件和密码。他的助手将袋子整齐地拖到甲板,丢弃在那里。雷达官丢弃了雷达零件。C.I.C.军官监督放下救生筏,筏边扒满了手。舰长塞西尔最后离开。他游过满是油污的海面,登上最近的一艘救生筏。6分钟后,“海伦娜”号折断,消失在300寻深的海水里,船艏漂浮海面。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893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