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蒙哥争夺蒙古汗位的真相

摘要: 听到父亲暴毙的噩耗,长子贵由急忙从遥远的欧洲率直属部队回师蒙古。轰轰烈烈的西征被迫中止,拔都将部队撤回到了伏尔加河东岸,而速不台、蒙哥则一路赶回蒙古参与汗位争夺。由于贵由一时赶不回来,窝阔台...

听到父亲暴毙的噩耗,长子贵由急忙从遥远的欧洲率直属部队回师蒙古。轰轰烈烈的西征被迫中止,拔都将部队撤回到了伏尔加河东岸,而速不台、蒙哥则一路赶回蒙古参与汗位争夺。

由于贵由一时赶不回来,窝阔台的遗孀乃马真被委任为摄政。这位女摄政当家时间不长,却在两件事情上小有名气,一是高度信任疯狂敛财的帝国包税人奥都剌合蛮;二是对元朝最为贤明的丞相耶律楚材极力打压直至将其气死。

尽管拔都一再在汗位继承上制造麻烦,五年后的大忽邻台还是在她的力争下推举贵由为大蒙古国第三任大汗。元定宗贵由三年(1248)初,贵由以巡视世袭领地为借口率大军西进,此行的目标是拔都。但贵由行至距别失八里还有一天路程的横相乙儿(今新疆青河东南)突然死去,蒙古皇族之间的一场内战从而避免。据推测,他死于无度的酗酒和旅途劳顿,年仅43岁。

贵由死后,他的遗孀斡兀立·海迷失宣布摄政。她很想延续婆婆乃马真的风采,把汗位传给窝阔台系的一位王子,要么是贵由的侄子失烈门,要么是她年幼的儿子忽察。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一个缺少专权的政治真空往往是久被压抑的在野势力重新登台的绝好机会。就在这位女摄政举棋不定时,她的对手拔都和拖雷的遗孀唆鲁禾帖尼已经联合起来。

拔都和拖雷的遗孀不顾摄政皇后的反对,连续操纵召开了两次大忽邻台,最终于元宪宗蒙哥元年(1251)宣布拖雷的长子蒙哥为大汗。帝国的统治权从窝阔台家族转至拖雷家族。犹豫不决的女摄政被剥光衣服投入井中,失烈门被沉入湖底,贵由的儿子脑忽被扼杀,连年幼无知的忽察也被放逐草原。

蒙哥对窝阔台后裔的处置确实过于残酷了些,但这丝毫遮挡不住他的光辉。蒙哥沉默寡言,洁身自好,头脑冷静,富有理智,既是一位严厉而公正的管理者,又是一位勇敢而坚强的战士。他完全恢复了成吉思汗建立起来的强权,禁止成吉思汗封地上的首领们与中央政权一起分享税收。继成吉思汗后他成为了蒙古世界又一强大的君主。

窝阔台去世后征服战争几乎停止了。如今,蒙哥又给它注入了新的活力。首先,他于元宪宗二年(1252)派五弟旭烈兀和先锋怯的不花发动了对今伊朗、巴格达和叙利亚的西征,许多国家望风出降。拒不投降的阿拔斯王朝所在地报达(今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被屠城,昔日美丽而雄伟的巴格达变得惨不忍睹。同时,蒙哥派四弟忽必烈与大将兀良哈台于元宪宗七年(1257)末攻入南诏都城大理和安南都城河内,迫使两国承认了蒙古的宗主权。

随后,蒙哥发动了对宋朝的三面夹击。他令兀良哈台从云南出发进攻桂林和长沙,令忽必烈从河北南下围攻长江中游的鄂州(今湖北武昌),自己则亲率主力从陕西逼近四川。

在他看来,生猛剽悍的金国人都不堪一击,何况整天吟诗作画、白嫩纤弱的南宋人?

“十年之内必定灭宋”,发这个宏愿时,他肯定留有余地。

但经常走夜路的人,难保不碰上鬼。就在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四川钓鱼城(合州府所在地),蒙古人遇到了从未有过的顽强抵抗。战场上,没有攻守兼备的军队固然是一个遗憾,但是当最强攻击去攻击最强防守,最强防守去抵御最强进攻,也算得上战争史上的终极对决。眼下是蒙古证明自己才是普天下最锐利的攻击手的时刻,也是钓鱼城的设计者和守卫者证明自己才是全中国最坚固防守者的时刻。最极端的两极站在了战争的擂台上,以东邪与西毒华山论剑的方式载入了史册。

此后长达半年,蒙军连续强攻钓鱼城,使这里成为血腥的“绞肉机”,其情景恰似春秋末年鲁班和墨子的那场赌博式的攻守演习。元宪宗九年(1259),身先士卒的蒙哥被宋军的抛石机击中。

这一偶然的事件永远地、彻底地改写了历史。蒙哥意外阵亡,进军四川的蒙军只得护送蒙哥的灵柩北还,正在围攻鄂州的东路军指挥忽必烈为了争夺汗位连忙撤军北去,一路凯歌的兀良哈台也在忽必烈的接应下从长沙北返。蒙古灭宋战争戛然而止,此后南宋得以苟延残喘二十年之久。

后果远不止此。已经横扫了西亚,正在巴勒斯坦与埃及作战的蒙军大帅旭烈兀立刻东归,留下部将怯的不花和5000名士兵在那里作战,最终被埃及人击溃。以后,蒙军再也没有打进非洲。

概率论的创立者之一、法国人帕斯卡尔说过,假若克娄巴特拉的鼻子再长或再短十分之一英寸,整个人类特别是埃及的历史将变得不同。据此推断,假如没有钓鱼城之战,非洲的历史兴许会重写。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792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