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汉族大臣张廷玉有多厉害?雍正为何欣赏他?

摘要: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张廷玉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张英在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的两年后,因为身体不好和工作上的失误遂提出退休。此前他二十九岁的儿子张廷玉考中进士被授予翰...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张廷玉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张英在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的两年后,因为身体不好和工作上的失误遂提出退休。此前他二十九岁的儿子张廷玉考中进士被授予翰林院庶吉士。没多久,张廷玉就被选调南书房,开始了高层文秘生涯。恋旧的康熙帝召他至畅春园,询问其父张英回乡后近况,三十三岁的张廷玉对答条理清晰,大方稳重,对他印象特别好,在考国诗文才华后,康熙决定将他留作自己身旁机要秘书。一直到四十五岁,直接给康熙服务十二年,官至从二品的礼部侍郎。“辰人戌出,岁无虚日。塞外启从,凡十一次,夏则避暑热河,秋则随猎于边塞”。 四十五岁那年,张廷玉被明确为礼部侍郎。

image.png

  雍正的继位让张廷玉迎来了繁花似锦的政治上的春天。雍正精明敏感细心,对臣下们的文字警惕异常。时刻警惕“被人耻笑了去”。他曾向臣下说:“向来尔等之春秋,朕所深畏,一字一意,朕不能忽也。”晚年的张廷玉在著作中总结了雍正重用他的原因,一是他学问优长,“气度端凝、应对明晰”。二是他为自己恩师张英之子。皇位新旧交替后,即命张廷玉兼学士衔,协同翰林院掌院学士阿克敦等办理大事典礼翰墨,供几筵祭告文字。康雍之交,政务殷繁,谕旨每日下数十次,皆由张廷玉承命应办。若有紧急奏事,胤禛令他入大内,口授大意,或于御前伏地而书,或隔帘授几。稿就即呈御览,“精敏详瞻,悉当圣意”《漫怀园文存》 。

image.png

  同年十二月,特旨授礼部尚书,并指出:“朕再四思维,非汝不克胜任”。从此,张廷玉跻身于最密臣之列。仅仅在康熙去世四个月后,就迅速提拔他做礼部尚书,转年又任命他为翰林院掌院学士,监管翰林院。雍正四年,晋升为文渊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再两年后又兼任吏部尚书。雍正七年,成立军机处,任命张廷玉为首席军机大臣,至此,张廷玉达到汉族大臣所能提升的最高位置。雍正是位工作狂热,仅仅朱批谕旨不下二万余件,执政的十三年里坚持每天亲自批阅奏折。每天睡眠时间不足4个小时,在数万年件奏折上写下的批语多达一千多万字,张廷玉在缮写起草文件的字数肯定要多于这个字数。同为文字工作,惺惺相惜,同声相求。笔墨工作,古往今来大抵都要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靠着真才实学一步步积累工作实绩。雍正曾饱含深情地回忆说:“彼时在朝臣中只此一人”。《澄怀园主人自订年谱》一个只此一人,说明雍正在务虚工作上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张廷玉,是发自内心的肯定他。

  对张廷玉的关心,雍正也较为细心体贴。张廷玉回家探亲,行前雍正赐给他玉如意说:“愿尔往来事事如意”,同时赐给他大量物品和内务府出版的珍贵图书,还给他写了一副对联:“天恩春灏荡,文治日光华”张廷玉感动万分,此后每逢春节都要把这幅春联贴在门口,以示荣耀。几天后由于想念张廷玉,就写信给他说:“朕即位十一年来,朝廷之上近亲大臣中,只和你一天没有分离,我和你本是君臣,但情同密友。”姑且无论身份高低,想必一般人读来这样温暖的书信都会非常感动。

  张廷玉获得重用有两个原因,与其自己概括的基本一致的同时在作风上具体表现为:一是工作突出,业绩明显。二是谦虚谨慎,低调务实。 张廷玉性格继承张英最多,《清史稿》称“英性和易,不务表襮,有所荐举,终不使其人知,所居无赫赫名”低调谦和的性格,在其子张廷玉身上得到了生动延伸。在朝期间,他从不谋取私利,后来的乾隆皇帝也夸奖他“风度如九龄”。他平日里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办事较为公正,没接到过对他任何的贪渎指控。仿佛可以透过几百年的空气依稀能感受到他该是一个温文尔雅,话语较少的谦谦君子的模样。做主考官时,有人通过关系想要打通他做一点照顾,用细微言语进行探视,张廷玉用一句诗做以回绝:“帘前月色明如昼,休作人间暮夜看”。

  在他名位登峰造极时,他的大儿子张若霭考取了一甲三名探花,张廷玉听说后“惊惧失措”,立刻向雍正“免冠叩首”,恳切请求雍正降低其儿子榜上名次。张廷玉的理由是“天下人才众多,三年大比莫不望鼎甲,官宦之子不应占天下寒士之先。”雍正听后非常感动,认为张廷玉思想境界和心胸都非常人可比,于是同意张廷玉恳求,将其子改为二甲一名,并把这件事在谕旨中公布,表扬他的高风亮节。《张廷玉年谱》。不仅性格低调,而且在政治嘈杂的环境中,他秉承“万言万当,不如一默”的底线,并且“终身诵之”当作立身圭臬。在朝中多年“无一字与督抚外吏接”,张廷玉如同雍正帝的密码箱,除了雍正本人,任何人都不能得到关于帝国的一丝机密。除了沉默,张廷玉最喜欢的就是另一个“恕”字,从字面看来,就是“如心”也就是“如自己的心”,随心所欲,由于掌管吏部,对当时雍正想要任用或处罚的官员一清二楚。但是却经常发现雍正刚刚想重用的人突然遭到弹劾或是得病死亡,结果也没能使用上,而雍正根本不想重用的,竟然连他都搞不懂什么原因,最后阴差阳错得到重用。为此他感叹运命无常,觉得“有一定之数”。因此他教导后辈们要努力学习外,不要妄求“以义命自安”老实听从命运安排。雍正在遗诏中对张廷玉身后给了汉族大臣最高荣誉,死后配享太庙,创造了清朝知识分子的最高纪录。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434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