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奇书《金瓶梅》是怎样从禁书变成经典的?

摘要: 在我国历史上有许多经典的文学作品,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奇书《金瓶梅》是怎样从禁书变成经典的?明清之际,在中国历史上小说的创作巅峰,产生了无数影响深远的经典之作,像…在我国历史上有许多经典的文学作品,今天...
在我国历史上有许多经典的文学作品,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奇书《金瓶梅》是怎样从禁书变成经典的?明清之际,在中国历史上小说的创作巅峰,产生了无数影响深远的经典之作,像…

在我国历史上有许多经典的文学作品,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奇书《金瓶梅》是怎样从禁书变成经典的?

明清之际,在中国历史上小说的创作巅峰,产生了无数影响深远的经典之作,像四大名著更是被人所津津乐道,而这其中也诞生了一些让人所不齿的小说,最为著名的就当属清代的四大禁书,可谓是生于明代,死于清代,清代后就被封禁了,今天我们要谈的是在明代被封为“四大奇书”之首的《金瓶梅》,虽是禁书,然而却有着来自各方面的赞誉。

u=574869518,1236123006&fm=26&gp=0_副本.jpg

《金瓶梅》是中国第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小说,以家庭的生活为题材小说。在这百回的著作中,作者以土豪恶霸西门庆发迹到暴亡为中心,描绘了上至封建最高统治机构、下至市井无赖所构成的多彩世界。细致描写西门庆一家的丑陋生活,妻妾和主仆之间的各种矛盾,侧面地反映了一个那个时代光怪陆离的社会风气,彻底的暴露了社会黑暗。如果从文学史上的创作来说,《金瓶梅》无疑是一座丰碑,它对后来的小说创作影响不小,曹雪芹的《红楼梦》在题材和内容就受到它的影响,从《金瓶梅》中,不仅了解了家庭中隐秘而微妙的性关系,还可以看到一个金钱至上时代,性与政治的相互联系。但《金瓶梅》至今还是“处女身”,拍成电影寥寥无几,主要原因不适合当下的中国影视文化氛围,一些情节过于裸露,使得这部毁誉不一的“奇书”让人避而远之。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所描述的不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忠奸分明、善恶有报。而是对上层生活太过写实,不管是西门庆还是官员,像是扒光了他们的衣服一样,这样的描写现实太过于露骨,而当时的上层人士怕被下面人发现真实世界有多残酷,所以干脆以黄色的名义把它禁掉。

最早的《金瓶梅》版本,如今已不可考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多是一代代文人手抄、整理的版本,其中分出吴中本、崇祯本(绣像本)、张竹坡点评本、丁巳(万历四十五年)刻本等多个种类,也不知是原书错误还是手抄误写,《金瓶梅》的讹误、破绽、重复、通假字、断句不清非常多。比如:“第一主角西门庆,出场说他27岁,29岁生官哥,30岁官哥与瓶儿双亡,又一年死去,应是31岁,小说却说他死时33岁,全不合。再看潘金莲,第一回故事发生在政和二年,武松说他28岁,潘金莲说:‘叔叔到长奴三岁。’是25岁。第二回转入政和三年,潘金莲的年龄竟然一岁不长,仍是25岁。”(《<金瓶梅>研究十年》)

《金瓶梅》的色情描写在明代并不算出格

《金瓶梅》被视作“淫书”,但它的色情描写并不多,一百来万字的小说,真正露骨的描写只有几千字,把朦胧的挑逗文字加起来,也不过万字,并不像《肉蒲团》那样泛滥成河。《金瓶梅》在明代,算不得多露骨。很多人一想到明代,就想到“存天理,灭人欲”,以为明代很保守,恰恰相反,明代至少在文学上比清朝开放许多,尤其是到了明中后期,皇帝怠政,商业发展,社会兴起奢侈、放纵之风,色情小说也流传开来。

u=3772185993,2607716298&fm=26&gp=0_副本.jpg

像《剪灯新话》、《欢喜冤家》、《宜春香质》、《如意君传》、《情史》和《隋炀帝艳史》这些小说,都是明代的,读书人都爱看,以至于海瑞这样的道德模范会感慨世风日下,幻想回到太祖时期,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不由他阻挡,《金瓶梅》生在明代,恰逢其时。

《金瓶梅》色而不淫,为什么还是被禁呢?

恐怕,色情是其次,对政治影射过多,才是根本。

《金瓶梅》写的虽是北宋故事,但它描述的官制、礼仪、社会风俗,大体上是明代中期的,放在当时,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一本借古讽今的小说,看似在写情爱,其实里面对官场的讽刺特别辛辣。作者通过描写西门庆和宋御史、候巡抚、蔡京、翟管家等人的交往,暴露出明代官场的贪污、舞弊、沆瀣一气,比如小说写到第七十五回,宋御史为巡抚侯石泉老先生践行,托西门庆置办酒宴:

却说前厅宋御史先到了,西门庆陪他在卷棚内坐。因说起地方民情风俗一节,西门庆大略可否而答之。

次问及有司官员,西门庆道:“卑职只知本府胡正堂民望素著,李知县吏事克勤。其余不知其详,不敢妄说。”

宋御史问道:“守备周秀曾与执事相交,为人却也好不好?”

西门庆道:“周总兵虽历练老成,还不如济州荆都监,青年武举出身,才勇兼备,公祖倒看他看。”

宋御史道:“莫不是都监荆忠?执事何以相熟?”

西门庆道:“他与我有一面之交,昨日递了个手本与我,望乞公祖青盼一二。”

宋御史道:“我也久闻他是个好将官。”

又问其次者,西门庆道:“卑职还有妻兄吴铠,见任本衙右所正千户之职。昨日委管修义仓,例该升指挥,亦望公祖提拔,实卑职之沾恩惠也。”

宋御史道:“既是令亲,到明日类本之时,不但加升本等职级,我还保举他见任管事。”

西门庆连忙作揖谢了,因把荆都监并吴大舅履历手本递上。

宋御史看了,即令书吏收执,分付:“到明日类本之时,呈行我看。”

那吏典收下去了。西门庆又令左右悄悄递了三两银子与他,不在话下。

这一段看似平常,却已经把宋御史和西门庆的官商勾结交待地一干二净。宋御史有权有势,但他明面上的俸禄不多,设宴款待侯巡抚,他要隆重,但不想自己出钱,就想到了西门庆,西门庆心领神会,不忘从中拿点好处,他和宋御史一问一答,就把自己的小舅子和当地守备官举荐了出去,利用宋御史的权柄,助自家人升官。

这一段还有一个厉害之处,就是西门庆打点宋御史之余,不忘“令左右悄悄递了三两银子与吏典”。盖因明代胥吏猖狂,仗着自己对繁琐文书的了解、在地方公务上的作用,作威作福,鱼肉百姓,所以,商人办事,既要贿赂地方长官,也要喂饱各级各部门的吏胥,《金瓶梅》这一笔,体现出作者对明代尤其是明中后期官场的洞察,以及他对官商勾结、胥吏蛮横现象的厌恶。

试想,当明清两代的宋御史们看到这本书,怎能不后背发凉?当那些王宫贵胄看到大胆的兰陵笑笑生,把官员、贵族们写得如此苟且龌龊、淫秽不堪,他们又作何感受?所以,饶是有一两个小王爷私下意淫潘金莲,明面上朝廷仍要把《金瓶梅》禁了,免得它侮辱了天朝盛世。

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沈德符、袁宏道、李渔、张竹坡等人接力,愣是把《金瓶梅》一代传一代。尤其是这个张竹坡,他是金学界不得不提的人物,用毕生心血来评点《金瓶梅》,就是他把《金瓶梅》从“明代四大奇书”里拿出来,单独称作“天下第一奇书”。

在他的引领下,清朝文人私底里争相阅读《金瓶梅》。他们主要阅读的是更加凝练、文雅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崇祯本),内容更驳杂的《金瓶梅词话》反倒被渐渐冷落。

下载_副本.jpg

一直到1932年,《金瓶梅词话》丁已本在山西被发现,文坛才重新掀起对词话本的讨论。郑振铎、施蛰存等人都贬低绣像本,力捧词话本。这其中,郑振铎干脆把《金瓶梅》排在《水浒传》《西游记》之上,他在《长篇小说的进展》里断言:“《金瓶梅》的出现,可谓中国小说的发展的极峰。”

无独有偶,大文豪鲁迅也看重《金瓶梅》,他在《中国小说史略》里写道:

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凡所形容,或条畅,或曲折,或刻露而尽相,或幽伏而含讥,或一时并写两面,使之相形,变幻之情,随在显见,同时说部,无以上之。

很多人知道鲁迅是大小说家,其实他也是研究《金瓶梅》的高手。三十年代,他和郑振铎、吴晗等人经常讨论《金瓶梅》,就是他们彻底推翻了王世贞作《金瓶梅》说,提出《金瓶梅》成书于万历年间。

在金学界,《金瓶梅》作者是谁、成书何时,一直是个“哥德巴赫猜想”。不同立场的人争来争去,争个几百年,都没有说服对方。例如:主张成书于嘉靖年间的,常引用沈德符的话:“为嘉靖间大名士所作。”甚至开出脑洞,说西门庆对应的就是严东楼(严世蕃),《金瓶梅》是用来讽刺严党的。但万历说的主张者不服气,有一位台湾的魏子云先生,他在《金瓶梅编年说》里写道:“《金瓶梅词话》第一回,引述刘、项之与戚夫人、虞姬的‘豪杰都休’等事;特别是戚夫人的要求废嫡立庶事。对万历 一朝来说,它显然是影射神宗的宠爱郑贵妃与其子福王常询......关于这一 点,应是任何人都无法否定的一个事实。”

毛泽东帮助《金瓶梅》小范围解禁

1935年,上海杂志公司刊行《金瓶梅词话》,文人政客、贩夫走卒,都把它当作谈资。结果,《金瓶梅》吸引了一位当时的中年人,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一口湖南味的革命者,日后会决定此书在新中国的命运。

他就是毛泽东。

建国后,如何看待《金瓶梅》成了一个敏感的问题,主席不发话,下面的人都不敢拿主意。这时候,毛泽东的几次发言成了定心丸。

他说:“《金瓶梅》是明朝的真正的历史......在揭露封建社会经济生活的矛盾,揭露统治者与被压迫者的矛盾方面,写得很细致。”作为“《红楼梦》的老祖宗,不可不看”。

0NvszvnleH.jpg

他曾多次提到《金瓶梅》,光是学者考证的就有5次,分别是:1956年2月20日听取重工业部门工作汇报、1957年、1959年12月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一次谈话、1961年12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大区第一书记会议,以及1962年8月在中央工作会议核心小组上的谈话。

1957年,他对干部说:“《金瓶梅》可供参考,就是书中污辱妇女的情节不好。各省委书记可以看看。”主席一发话,文化部、中宣部同出版部门紧急协商,以“文学古籍刊行社”的名义,按1933年10月“北京古佚小说刊行会”集资影印的《新刻金瓶梅词话》,重新影印了2000部。这些书的发行对象是:各省省委书记、副书记以及同一级别的各部正副部长。所有的购书者均登记在册。

这个版本的《金瓶梅》又被称作“部长本”。作家孙犁、魏巍均有收藏。当时,市面上买不到全本《金瓶梅》,人民文学出版社前总编辑陈早春回忆:周恩来总理当年亲自指示,购买《金瓶梅》全本必须由人文社总编辑签字。

《金瓶梅》的诞生,标志着诸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几部小说取材于历史故事与神话传说而集体整理加工式小说创作模式的终结,开启了文人直接取材于现实社会生活而进行独立创作长篇小说的先河。历代研究《金瓶梅》者,不乏其人,论著层出不穷。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更是倍受研究者之关注。

《金瓶梅》全书100回,人物200多个,结构大而不乱,200多个人物中,潘金莲、西门庆、陈经济、吴月娘都很有个性,里面运用了大量方言、歇后语、谚语、词曲,不少词曲用得颇为精妙,又富含杂学知识,对后世小说创作影响很大。由于书中淫词秽语很多,而被列为禁书。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36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