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中国历史故事,学中国历史文化,看中国野史趣闻,尽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
  •   

末代皇妃文绣离婚原因是因为没有夫妻生活?

摘要:   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回忆说:“照片送到了养心殿,一共四张。在我看来,四个人都是一个模样……便不假思索地在一张似乎顺眼一些的相片上,用铅笔画了一个圈。这是满洲额尔德特氏端恭的女儿,名叫文绣……这是...

  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回忆说:“照片送到了养心殿,一共四张。在我看来,四个人都是一个模样……便不假思索地在一张似乎顺眼一些的相片上,用铅笔画了一个圈。这是满洲额尔德特氏端恭的女儿,名叫文绣……这是敬懿太妃(同治皇帝遗孀)所中意的姑娘。这个挑选结果送到太妃那里,端康太妃(光绪皇帝遗孀)不满意了,她不顾敬懿的反对,硬叫王公们来劝我重选她中意的那个,理由是文绣家境贫寒,长的不好,而她推荐的这个是个富户,又长的很美。她推荐的这个是满洲正白旗郭布罗氏荣源家的女儿,名婉容。”“可是敬懿和荣惠两太妃又不愿意了。不知太妃和王公们是怎么争辩的,结果荣惠太妃出面说,既然皇上圈过文绣,她是不能再嫁给臣民了,因此可以纳为妃。”就这样,1922年11月30日,未满13周岁的文绣进宫,成了16岁的溥仪的淑妃。  

1_副本6.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绣全名额尔德特·文绣,又名蕙心,自号爱莲,学名“傅玉芳”,只因皇后与皇妃之差,但文绣在入宫后即开始了她不幸的生活。

  进宫后,婉容因与文绣争风吃醋,平日对她很排挤。文绣也从未曾得到溥仪宠幸,加之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心内郁闷无法排解。好在她自幼喜读诗书,于是独居长春宫内,与书为伴。溥仪虽不曾宠幸她,还是为她请来英文老师以及名儒传授英语、四书五经、诗词格律。可以说,在深宫的几年,文绣从书本上受益很多。可惜这样的日子也没有维持多久,冯玉祥“逼宫事件”发生,溥仪与宫中人被逐出皇宫,暂居北京醇亲王府。

  出宫后,文绣很想改善先前在冷宫的处境,与溥仪保持平等身份。她也为溥仪献计献策,但溥仪却一心投靠日本人,希望借此复辟清帝王业。文绣不愿溥仪与日本人勾结,力劝几次,很让溥仪反感,竟日渐对她冷淡。在他们举家迁至天津日租界之后,溥仪对文绣就更不好了。以前他对文绣只是冷淡,还不至于反感,现在他是真烦她了,甚至打骂她。那时溥仪与婉容住二楼,文绣住在楼下大厅南边的一间房里,平日无事已不再来往,陌生得如同路人。 

  文绣长年与书为伴,但眼睛深度近视还患了失眠症,无人疼无人爱,心内愁肠百结,每到夜深人静孤独感便深深袭来。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文绣想到了离婚。原因不外乎下面几点:看不惯溥仪投靠日本人;溥仪对她的冷淡辱骂让她对他失去最后的幻想,她想自由。  

2_副本6.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文绣找到律师向溥仪提出离婚时,溥仪还是很吃惊的,这在史上是从未出现过的荒唐事。但无法改变文绣的坚持,两个月后双方最后达成协议:溥仪付给文绣五万元生活费,而文绣答应溥仪永不再嫁。

  离婚后的文绣回到了北平,原本想再回到母亲身边,以自由人身份同家人团聚在一起,得享天伦之乐。遗憾的是母亲蒋老太太早已去世,从前的老房子竟被一个本家人擅自卖掉了。文绣只好同已经离婚的妹妹文珊另在北平租房安家了。文绣从溥仪那里所得的生活费,先是支出一大笔钱还清了聘请律师的薪金,给清了打官司所用的开销,但又被人骗走了一笔,手里所剩的也就不多了。

  文绣改回了傅玉芳的名字,去北平市私立四存中小学校做了国文与图画课的老师。这似乎是新生活的开始,文绣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她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而学生也很喜欢她。她年轻,嗓音清亮,学识渊博图画得那么好。

  但因有好事者发现傅玉芳原来就是末代皇妃文绣,越来越多的人好奇地窥视这个“沦落”了的皇妃,使文绣处于活人遭展览的难堪处境中,不得不于1933年底辞掉她心爱的教师职业。因皇妃身份暴露,她租下的房子也不能再居住下去了,便拿出最后的一笔钱,在北平刘海胡同买下一处平房,与妹妹文珊一起隐居下来。 

  虽是隐居,也不得安宁,来求婚的、骚扰的很多,文绣那年才24岁,却遵守离婚时永不再嫁的约定,把所有人都回绝了。

  这样的日子又捱了四年,带在身边的珠宝首饰也卖得差不多。经济上已现危机,她只好重操挑花旧业。这还是她在年少帮母亲养家时所学的手艺。没想到时光流转,她皇妃也做了,还会重操这项手艺。挑花赚不了多少钱,文绣只得投靠娘家的表哥。在亲戚家,文绣糊过纸盒,还去做过挑灰、递砖之类泥瓦工才干的粗活,甚至被迫去街上叫卖香烟。在街上叫卖香烟时,又受到记者围堵,她惊慌地逃回家里。好在经人介绍,文绣很快找到一校对的工作,她的第二段婚姻,也是由此开始。  

3_副本6.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抗战已胜利,文绣不再履行永不再嫁的约定,她要为自己余日着想。国军军官刘振东这时闯入她的生活。刘振东四十多岁,还没结婚,与文绣开始相处时,文绣是犹豫的。毕竟溥仪给她心灵上留有阴影,她不能确定再婚是否明智。相处了五个月,她被刘振东的细心体贴以及感情上的专一打动,两个人在北平结婚。

  婚礼在当时有名的“东兴楼”举行,仅鱼翅席就摆了十桌,非常隆重,而刘振东也把二十多年积累的官俸拿出来给文绣用。婚后,刘振东开了个小平板车行,靠租平板车为生。文绣初次感受到婚姻的甜蜜,她辞掉校对工作,家里雇了个佣人,打理杂务,她看书作画,日子过得十分安宁。

  文绣是希望日子一直这样下去的。她做了时髦的卷发,穿漂亮的旗袍,偶尔也唱几段花旦青衣的戏。她与刘振东在晚上去吃馆子,去听戏,不再提宫中往事。

  这样的和睦生活,维持了两年。时局动荡,刘振东车行破产,他们苦心经营的白米斜街的新家失去了。八辆板车换得一张船票。还没来得及南逃,北平城就被围困起来。刘振东不知该怎么办,反而是文绣给他带来莫大的慰藉。她说不管怎样,我们都在一起的。

  刘振东向人民政府交代了历史问题,因表现好,在西城区的保洁队找到工作,虽然收入少,却能维持生活。文绣和刘振东的日子过得清贫,住在十平方米的小屋里。文绣自己打理家务,买菜烧饭,虽一直没有孩子,感情却一直很好。

  1953年9月18日,文绣因突发心肌梗塞逝世于家中,终年44岁。当时只有刘振东守在身旁。事后,由刘振东所在清洁队帮助钉了一具木板薄棺,埋葬在北京安定门外的公义墓地里。

  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敢与皇帝离婚的女人,“末代皇妃”文绣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她早婉容一天入宫,经历过和婉容一样或更甚的寂寥,却走出了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

本文链接:http://www.retumu.org/post/2026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土木再生 家园重建网立场。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